我的老师

我的老师BD1280超清中字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Aleksandr.Kovtunets 尤利娅·别列希尔德 菲利普·莱因哈特 弗拉迪斯拉夫·阿巴辛 
  • 谢尔盖·马克利斯基 

    BD1280超清中字

  • 剧情 

    俄罗斯 

    未知

  • 2016 

我的老师相关影片

作文《我的老师》

第一篇:我的老师“师者父母也”。说到老师,那在讲台上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形象,总是让学生有一种油然而生的畏惧感。但今天我要说的欧老师,却一点也没上面的“高大”形象,甚至有点反其道而行之。身为本班的最高统帅,欧老师本应霸气十足,不怒自威。可他却偏偏和我们的同学称兄道弟,说笑玩乐,十足一个孩子王,教人又好笑时又亲近。每天早上,我们一踏进校园,总能看到一个“鹤立鸡群”的身影在本班男同学的追逐中左冲右突,时而大笑,时而狂呼,引人注目。我不说他是谁,你们都应知道那就是在我们班男同学中一呼百应的欧老师在踢足球。每每这个时候,我们班的女同学都不自觉地成为观众,为这难得的校园一景欢呼加油。每每这一时候,我们的欧老师就会越发的得洋忘形,还不时向我们挥手、欢呼,十足球场上的足球明星。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后来他却变本加厉,竟要求我们女生每天早上都要跑步五圈,还美其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健康是人生的最大财富。这一举动,自然让我们这些家中弱不禁风的“大小姐”们吃尽了苦头,在抗议的浪潮下,我们的欧老师最后不得不承诺:他将身先士卒,加跑五圈。看到我们的班老师冲锋在前,苦不堪言的样子,一种苟由自取的喜愉才使这一次“跑步”事件宣告平息。说来也怪,从此我这个负责登记病假的班干部就变成了“挂羊头卖狗肉”的空职。欧老师还有一“怪”。每天中午,他总是在教室里忙得不亦乐乎。不要以为他在给我们补课,他从来就没那样勤力过。他是在教室摆下擂台阵,象棋、围棋、军棋……他常说:人生如棋,要我们永远怀有一颗进取的心,要勤思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最可恶的是,他还自夸打遍班级无敌手。这话一出,引起极大的民愤,全班同学同仇敌忾,个个上阵。一时间,班级竟掀起下棋的热潮,连我们这些女同学也不甘后人,以打败老师为荣。日子一长,欧老师败下阵来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的成功感也与日俱增。每每听着老师后生可畏的感慨,我们心里都不知有多高兴。说来也怪,欧老师的擂台一摆下,平时喜欢追追逐逐的男同学变得安静起来,连平时的破坏纪律大王也立心在棋盘上一展身手不再兴风作浪,我们这些文静的小女孩也乐于和男同学一较高下。更怪的是欧老师布置的作业,别班同学的作业总是抄抄写写,读读背背。我们欧老师的作业却总是那样别出心栽,他会叫你自由组合每周搞一份手抄报,每周准备一次辩论比赛或者故事会;又会叫你到校园外搜集错别字,到社区搞一次环境污染的调查研究;甚至叫你自己搞一本属于自己的作品选……天啊,在他眼中我们全都是画家、律师、环保人士……甚至大作家。可是也怪,同学们对这些作业却总是乐而不倦,连平时作业的“欠交”大户也时时出现在表现突出的光荣榜上。出现在欧老师身上的“怪”事还多着呢。不过时间一长,我们也见怪不怪了,但有一样可以肯定;我们是最来最喜欢这样的“怪”老师了,真希望下学期,欧老师还是我们的班老师!第二篇:我的老师要说最尊敬的老师吗,那就要数胡哲老师了,我感谢阳光,它带给我温暖;我感谢清泉,它带给我甘甜;我更感谢我的写作老师,他带给我鼓励的微笑。“岂有此理!胡说八道!”一听这熟悉的话,你就知道我们的写作老师来了。 我的写作老师叫胡哲,是我师范时的写作老师。他个子不高,年纪不大,可头发却白了一半儿。他穿着上也很不讲究,一年四季总是那一袭蓝布衣裳,与其他老师形成鲜明的对照。最令人难忘的是他宽宽的脸上戴着一副深度近视镜和镜片后那一双永远深邃的眼睛。他的形象不好看,可却爱笑,一笑起来,就露出一对难看的大大的牙,脸上的皱纹也叠成了罗汉。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是:“岂有此理”。 那一次,也不知是心有所感,还是心血来潮,我写了一篇作文《〈想家的时候》,结果被他在全班同学面前摇头晃脑的大读特读,还说这就是有真情实感、有新意的佳作,惹来同学羡慕的目光。也不知是哪位同学嫉妒,偷偷地说了一句:“哼!这是抄的!”没想到这句话溜到了他的耳朵里,他怒目而视,随口甩出一句:“岂有此理!你给我抄出一篇我看看?”随即把目光投向我,脸上难看的微笑又来了:“你说说,你是如何写成这篇作文的。”看了看老师脸上信任的目光和微笑,我心情平静地把住宿以来想家的感受竹筒倒豆子般说出来。教室里静极了,同学门静静的听着,老师也好像挺激动,不住点头,脸上的微笑更灿烂了,那两颗难看的门牙也不由自主露出了嘴外。我说完了他带头给我鼓掌,嘴里不停的说着:“真实感受,有道理!”可以说,从那次以后,我就更爱写作,更爱上胡哲老师的课了,而他在写作上对我的指导更用心了。 胡哲老师爱发火,一发不可收拾。只要同学们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就大发雷霆,嗓门儿高得几里外都能听到。他的脸憋得通红,然后大声训斥,毫不留情:“怎么搞的?上课不好好听,又不完成作业,多影响我讲课的心情!自己回去好好想想!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接下来讲课,他的声调充满了严厉,脸绷得紧紧的。可是慢慢地,他的声调就缓和了许多,脸上又找回了微笑,那两颗门牙也不由自主露出来。而他所讲的内容更细了,还不时地轻声问:“你们听懂了吗?”我们知道,原来他不是真生气,反倒是在集中我们的注意力。于是我们就大声回答:“听懂了!”他笑得更欢了。 写作老师,我将永远记住您那灿烂如阳光的微笑。



《我的老师》作者

节选自【魏巍散文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年版)。魏巍(1920——2008),散文家、诗人、小说...